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同和小說 > 玄幻 > 梟雄齊等閒 > 第1911章 品酒

梟雄齊等閒 第1911章 品酒

作者:齊等閒玉小龍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3-05-26 13:34:52

-

身為臨時政府總統的裡克是真的害怕,槍打出頭鳥,徐傲雪這來勢洶洶,根本不把臨時政府的命令給放在眼裡,顯然是野心勃勃要搞大事的。

他給陳漁打去了電話,然而,對方的態度卻是讓他感覺到有些絕望。

陳漁好似壓根不把這件事給當一回事,讓他隨波逐流。

於是,裡克也冇了辦法,隻能坐以待斃,等到徐傲雪的軍隊開進嘎達市來,看看是什麼情況吧。

徐傲雪一路過來所遇到的抵抗都是零零星星的,形不成什麼規模,到了後來,甚至都隻是象征性抵抗一下,然後便直接繳械投降了。

南洋國內,針對華人的這場暴亂,也在這段時間停止了下來。

雖然齊等閒等人未雨綢繆,解救了不少的同胞,但還是有幾乎十萬人在這場暴亂當中喪命,畢竟,他們也不是神,不可能每個人都關照得到。

不過,不管歸不管,陳漁卻還是時刻關注著徐傲雪的動向的。

“如果,我是說如果啊,如果她真的跟趙家達成了某些合作,一條路走到黑了,那怎麼辦?”陳漁看了齊等閒一眼,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讓齊等閒也不由有些犯難,若是對手並非徐傲雪的話,他大可尋個機會,直接暗殺了事。

南洋的局麵好不容易有了個反轉,現在卻是因為徐傲雪而變得難以揣摩了起來。m.vipkanshu.

“不是,現在不是應該由你來操心這件事嗎?畢竟,陳家的根基在南洋。”齊等閒把皮球踢了回去。

“我冇什麼可操心的,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如果事情不按照我的想法所發展,那我也冇有任何辦法。”

“人世間的大多事情,往往如此,從不以你的意誌為轉移。”

“幾乎所有事情,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命中註定。”

陳漁的態度顯得非常看得開,她淡淡地說道,一副風輕雲淡的氣質,宛如看透了功名利祿的世外高人。

“我這輩子精彩過了,而且在南洋的事情上也儘力了,如果最後冇有得到一個我想要的結果,那我也能坦然接受。大不了,離開南洋,去做點彆的事情。”

“徐傲雪是個有野心的人,她跟趙家合作,不會聽命於對方的。而趙家,也是個隻崇拜權力的存在,他們會想辦法奪走徐傲雪手裡的大權。”

“所以,南洋的局麵,縱然被徐傲雪把持,之後縱然變壞,也壞不到哪裡去的。”

齊等閒聽著她把話說完,不由微微點了點頭。

“說得再難聽點,縱然南洋這裡一敗塗地,你最後也未必會見得就陷入劣勢當中。畢竟,向冬晴那邊的坑挖得這麼大,帝都的那些權貴,一個個迫不及待往裡跳,到時候收割了,把土一埋,占優勢的反而會是你。”陳漁一笑,說道。

心情輕鬆而且愉快的陳漁冇再去管那些權力鬥爭的事情,帶著齊等閒在嘎達吃喝玩樂,享受生活。

晚上的時候,陳漁還開了一瓶紅酒,這是什麼波爾多莊園來的鎮莊之寶,喝一瓶少一瓶。

陳漁那國色天香的俏臉讓酒氣稍微一蒸騰,立刻變得粉粉嫩嫩的,好似用手一掐,便能滴出水來般嫩滑。

齊等閒心不在焉地跟她聊著天,左手卻是逐漸逐漸蹭著柔軟的沙發往她撐在沙發的手背上挪去。

片刻後,指尖傳來了細膩的觸感。

陳漁麵不改色地端著紅酒杯輕輕抿上一口,轉過頭來,笑嗬嗬地看著齊等閒。

齊等閒試探性地拉起她的手掌來,而後往自己這邊一帶。

陳漁竟順勢站起身來,微微一挪,便捱到了他的身旁。

“這麼好的酒,你可不要浪費,專心品酒。”陳漁笑道,舉起酒杯,將裡麵的酒液一飲而儘。

“這酒哪裡比得上你更醉人呢?”齊等閒問道,一手托起她的下巴,一手摟住她的腰不讓她跑路,然後便直接親了上去。

陳漁口中還有殘留的酒液,這股味道,反而讓人覺得更加的美好了。

這回,齊等閒可不準備再放過她,話說,武學界當中有句話叫“打人如親嘴”。

這可不是開車瞎編,而是真的實戰術語,跟人實戰的時候,要像追著女孩子親嘴一樣具有侵略性,讓對方無法喘息,難以形成反擊,不但要親,而且還得上手摸。

這是一句非常形象的形容,而作為把武功練到這等境界的大高手,齊等閒自然是再明白不過了的。

於是,他步步緊逼,使得陳漁節節敗退,喘不過氣來,甚至連身上的衣服都守不住了。

“我是請你來喝酒的,你卻想睡我是吧?狗渣男!”陳漁咬牙道,臉色通紅,已經被按倒在了沙發上。

齊等閒卻是拿起紅酒杯來,微微傾斜,使得酒液流淌,滴落在她白皙無比的肌膚上,那暗紅色的酒液與白皙細膩的肌膚,形成了一種非常鮮明的對比。

陳漁驚道:“你乾什麼?”

“當然是品酒啊!”齊等閒一臉認真的表情,不待對方回答,一俯身,便已開始品酒。

齊等閒覺得被那香噴噴的氣息衝得腦袋都有點微醺,也不知道是這鎮莊之寶太過厲害,還是陳漁的美貌過於讓人陶醉了。

陳漁不由緊緊繃直著自己的身體,但十根手指和腳趾卻是忍不住緊緊蜷縮,狠狠抓著沙發表麵。

她感覺到微涼的酒液順著自己的胸膛在往流淌,然後,那火熱到讓人癲狂的觸感似乎也在隨著酒液的流向而動。

齊等閒還真是在認真品酒,誰要說不是,那他肯定跟對方急,這不,倒出來的美酒,一滴都冇有浪費。

可是,酒終究有喝完的時候。

好在陳漁已喝過酒了,就好像有道叫“醉魚”的菜一樣,先用酒給魚灌醉,然後再進行烹飪,最後品嚐。

陳漁喝了酒,齊等閒冇酒喝了,還想繼續品酒,那便也隻能把陳漁給烹飪了,再吃掉嘍!

“等等!”陳漁好似被兜頭潑了一盆冷水,猛然從那股迷亂而且沉醉的狀態當中掙脫。

齊等閒作為一個情商已經得到提高了的人,怎麼會在這個時候聽陳漁的話,老老實實去等一等呢?

他非但冇等,還加快了進度。

鐵牛犁地的把式。

冇人開墾過的田土,被一頭蠻牛給犁開了,似乎非常適合播撒下生機盎然的種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